中国第一部民族舞剧,现代史上第一部舞剧

时间:2024-02-26 13:58:23

不幸的消息再度传来。12月24日晚,中国歌剧舞剧院发布讣告,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舞蹈家、舞剧表演艺术家、一级演员赵青,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2月24日17时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赵青次子刘彤在公众平台留言说:母亲刚过完87岁生日一个多月,老太太走得很安详、很仁义,前后不到三分钟。对于母亲的去世原因,他说周一母亲感觉染疫,周二周三周四发烧三天,吃布诺芬退烧,周四、周五已经不发烧了,却在周六下午5点左右,突然发现她手冰凉,遂马上拨打120急救车,打完电话,就发现她已无生命体征了……

太遗憾了,一位成就卓然的艺术家,就这样突然离世。


许多演艺、电视界人士留言,表达悼念之情和敬仰之情。著名演员马羚写道:中国民族舞蹈奠基人,永远的《宝莲灯》亲爱的赵青阿姨,美丽与坚强是您留给我们的永恒记忆;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曹可凡写道: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舞蹈表演艺术家的典型代表之一,赵青积极探索中国民族舞剧的表演方法,在第一部大型民族舞剧《宝莲灯》中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成为表演范例,形成了富于戏剧激情表演风格,彰显其勤奋不止艺术个性,其丰富艺术经历和艺术创作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经验。

我们知道,赵青首先是著名舞蹈家、舞剧表演艺术家,但他与电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一她是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丹与第一任夫人、中国早期著名女演员叶露茜的女儿,其二她本人除去做舞蹈家外,还主演、参演过十几部电影。

赵青,1936年11月16日出生于上海,祖籍山东肥城,曾用名赵青鸾,艺名赵露丹,显然,这个艺名是取了父母名字中的各一个字。

抗战时期,父母赵丹、叶露茜去后方做抗日宣传工作,她被寄养在外婆家。五、六岁时,她就以“露丹”的艺名在上海一些电影厂拍电影,据说拍过十几部,成为当时小有名气的电影童星。

如赵青在1942年上映,岳枫执导,陈燕燕、高占非、郑重主演的电影《芳华虚度》中演过白女一角,也在1943年上映,方沛霖执导,李丽华、严俊、***凤等主演的《万紫千红》中饰演过角色。不过,那时她叫赵露丹。

抗战胜利后,赵青回到父亲赵丹身边。后来,她特别喜爱舞蹈,开始学习芭蕾,1948年起跟着俄罗斯舞蹈家玛葛兰姆在上海学习近三年芭蕾。1951年,她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学员班,1953年后,先后在中央歌舞团舞、中央实验歌剧院舞剧团(1963年底该院拆分为中国歌剧舞剧院和中央歌剧院,赵青入中国歌剧舞剧院)任舞蹈演员。

赵青的舞蹈名作很多,代表作主要有《宝莲灯》《小刀会》《梁祝》《八女颂》《刚果河在怒吼》《剑》《刑场上的婚礼》等大型舞剧,并在其中参加编导工作。

除去小的时候作为童星参演过许多电影外,之后,赵青还主演、参演过一些电影如《宝莲灯》《东方红》《龙的传人》《金色的梦》等。

1959年上映的电影《宝莲灯》,是根据新中国第一部大型民族舞剧移植的一部电影,赵青在其中主演了三圣母一角,这是一部中国传统戏曲艺术与西方芭蕾舞剧艺术结合的力作。

1985年上映的电影《金色的梦》,是一部讲述舞蹈演员陆丹追求舞蹈梦想和爱情的故事影片,赵青在其中主演了陆丹。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舞蹈大家,赵青曾荣获中国文联等第六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舞蹈家”称号、2019中国工匠精神奖章荣誉称号、“电视*****奖”等奖项和荣誉,她曾登上198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与搭档徐川表演舞蹈《节日》,198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与杨丽萍等表演《民族大联舞——节日之夜》,是首批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如今,赵青与天堂里的父母赵丹、叶露茜团聚了,一路走好!





走进山东青年政治学院舞蹈学院教学楼,迎面是一尊傅兆先先生的半身铜像。铜像捕捉的是人物一个很平常的瞬间,目视远方,笑容和蔼可亲。傅兆先曾主演我国第一部民族舞剧《宝莲灯》,也是舞蹈学院的奠基人。1988年,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的傅兆先与山东蔺世璋创建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原山东青年管理干部学院)舞蹈专业。如今的桃李芬芳,足可告慰这些先辈们的拳拳之心。

右侧通向400平方米第一排练厅的走廊,堪称一条“荣誉长廊”,一面墙上悬挂着一排获奖作品或演出的大幅彩照,装裱在玻璃相框里。8月17日,山东青年政治学院舞蹈学院院长傅小青站在走廊里,一一介绍与这些照片相关联的故事,“这些照片记录了我们师生参加的重大活动、重要文艺演出精彩场面,还有我们创作排演的《风筝》《乳娘》等重要影响剧目的精美剧照。”积淀、传承、创新,那些匆匆穿过走廊赶往排练厅的“舞蹈人”,眼神即使不经意扫过这些照片,也能获得不一样的温暖与激励,然后信心满满站到舞台上,努力创造更多的精彩与惊喜。

舞蹈,柔美中也有“硬实力”

在舞蹈学院院史和荣誉展室里,正中间设计制作成一个长长的玻璃展台,里面摆放着历年以来师生们参演的重大活动、重要演出的节目单。

舞蹈学院党总支书记张庆昌说:“从这些节目单中,大致能梳理出我们的成长脉络。”

展台中间的醒目位置,摆放的正是今年庆祝*****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的节目单。在上面,特别邀请总导演陈维亚亲笔签名以作纪念。

大型情景史诗文艺演出《伟大征程》,有来自全国1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的72家演出单位、8000余名演员参加,其中包括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师生210人。他们参加了“盛典仪式”的合唱《跟着共产党走》、第一篇章“浴火前行”的戏剧与舞蹈《长征》、第三篇章“激流勇进”的歌舞《特区畅想曲》、第四篇章“锦绣前程”的情景交响歌舞《人民至上》,以及尾声阶段歌曲《领航》等节目的演出,舞台内外的表现都赢得各方点赞。

舞蹈学院副院长王斐介绍,在北京集中排练近两个月时间,而且是在室外,大风吹、烈日晒、暴雨淋,甚至沙尘暴都遇到过,没有人退缩,圆满完成演出任务。

此前,他们参加过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奋斗吧中华儿女》演出,成为两次重大文艺演出都参演的全国唯一一所地方高校。其中,前者有40名师生参加,分别荣立个人一等功、集体二等功。后者有260名师生参加,除演出外,还参与了节目的编导工作。

这就是实力。山青舞蹈学院的师生们,常常能把“配角”演成了“主角”,而真正作为主角登台的时候,他们更能绽放出独特的光彩。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演出《我们的四十年》中,多达360名师生参加演出。他们从最初接到2个节目的演出任务,到最终参演了7个节目。王斐介绍,这次参演还有一个特别的花絮。因为临时调整,凌晨三点半,突然接到节目导演组的电话,要求学院选派140名演员加入《新的天地》节目的排练。“这时距离节目最终审查只有一天时间了,实际上就是当天晚上。我们没有迟疑,紧急选派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等骨干演员,天亮后就投入新节目的排练中,并用不足一天的时间迅速完成了新节目排练,终审环节一遍通过。”

这样的“临危受命”不止一次。王斐说,在《奋斗吧中华儿女》首演临近时,也是突然接到导演组临时通知,希望山青团队选派四十名女生,参与第四篇章节目《天耀中华》的排练。“老师们随即连夜挑选人员,被选中的四十名学生,面对临时增加的排练任务,无一人退缩,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排练中,最终圆满完成了节目的演出任务。”

创新,传承中领风气之先

他们的作品,总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惊喜。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排演的舞剧《风筝》、群舞《闯关东》、群舞《父亲的背影》,分别入选2015、2017、2019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

对于艺术来说,这股“新鲜劲儿”特别重要,舞蹈当然也不例外。傅小青介绍,大家一直在创新上孜孜以求,这个“新”包括内容表达上的新,要描绘出时代之新,讲述时代的新故事、新变化,不仅仅站在时代前沿,更应该领风气之先。艺术上也要不断求新,突破旧有的程式,创造出新的舞蹈语言,去表现新生活、新思想、新意境。

今年6月份,当代现实题材舞剧《挑山》在省会大剧院成功上演。担任该剧导演的傅小青说:“舞剧《挑山》没有直接表现泰山‘挑山工’,我们设置了虚实两条线,把中心聚焦到一群社区工作者身上,反映和体现新时代‘挑山工’的精神面貌,鼓舞大家勇作新时代‘挑山工’。”

为了更好地表达和诠释主题,《挑山》的舞美设计进行了创新。他们设计出一个旋转立体舞台,由外圆和内圆形成“同心圆”的整体造型。外圆建造了贯穿全剧意象的“盘山道”台阶。内圆则设计了四个独立小圆,每个小圆构建了一个三层独立楼体,用来营造社区单元楼栋的场景。“这样一个创新的舞美设计,能够很好地呼应剧情实虚两条线的表达需要。”

他们排演的舞剧《乳娘》,在全国巡演,引起强烈反响。《乳娘》取材于威海乳山乳娘抚育革命后代的真实故事。战争年代,在这片红色土地上,建起了胶东育儿所,抚育子弟兵后代和烈士遗孤。300多名乳娘先后哺育了1223名革命后代,在日寇扫荡和多次迁徙中,乳儿们无一伤亡。为了保护革命后代,乳娘们甚至牺牲了自己的亲骨肉,又从不求回报。

担任《乳娘》总导演的傅小青说:“这种人性的光辉、人间大爱震撼人心。”

为了把这个感人的故事讲得更生动、更容易让人理解,傅小青说,《乳娘》没有用传统舞剧的编创手法进行创作,从舞台表现手法、叙事手段,到人物性格的体现、剧情的推进等,都以后现代主义的理念为指引,采用很多简单的大写意的东西。“比如,舞台上我用了两个大襁褓和大平台,两个襁褓代表两个孩子,其一升一降表示抚养孩子的过程,襁褓布翻转后,代表两个孩子长大了,这两个襁褓布的运用,比第一版的推摇篮,更能让观众看得懂。”

对于大平台的设计理念,傅小青介绍,大平台可以表示一条乡村小道,又可以运用大平台将舞台分割,表示屋内屋外,大平台合成后可以代表时空的转换,同时平台的交叉使用,又可表示心灵交织的一个碰撞。

《乳娘》的成功,也让傅小青深有感触。他说,对于红色题材的选择,关键在于编导怎么把它用好,怎么让现在的“90后”“00后”接受、喜欢,“作为一个编导,我希望通过舞蹈的艺术表现手段,让人们通过舞蹈的艺术表现形式,对那段红色记忆刻骨铭心,我觉得我做到了。”

自由,给灵感安上“翅膀”

傅小青很早就在抖音上注册了自己的抖音号,至今上传发布了近300条短视频,已经成为大家很熟悉的一位“网红”。

不过,这位院长、教授,与其他教授大不一样。他发布的视频中,往往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种正襟危坐、中规中矩的模样,有相当一部分的变形、扮丑、搞怪之作。他演的媒婆,嘴角还特意点上一颗大大的黑痣,惟妙惟肖,让大家忍俊不禁。他拍了《打蚊子》的小视频,被一只蚊子叮过,两腮红肿变形,像挂着两个圆滚滚红通通的气球,评论区给他的留言是“戏精”“太有才了,不去演喜剧太可惜了”。今年五一节,他发了一条“乐一下——变形的我”,一张脸扭曲的千奇百怪,让朋友们直喊“不忍直视”。

要知道,他的粉丝一大部分都是老师、学生,或者舞蹈界的艺术家、专家,这样“自毁形象”,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他倒并不是意图通过这种方式“吸粉”,当“网红”吸流量,主要还是希望身体力行,尤其是给学生们作示范,引导他们学会放下一些不需要负重的“壳”,进入一种真实自然、无拘无束、自由放松的境界。这样才更有利于成长和艺术创作。

这倒正好与学院的人才培养理念和培养模式不谋而合。在这方面,舞蹈学院出招还真是出其不意。别人追求“高、精、尖”,他们反其道而行之,独辟蹊径,紧紧盯着基层艺术人才需求。

张庆昌介绍,在国内,山青舞蹈学院的舞蹈专业开设“时间早、起点高、规模大”,现在开设舞蹈表演、舞蹈学、舞蹈编导三个本科专业,其中舞蹈编导专业已经获批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在定位上,学院致力培养面向基层的艺术“多面手”,满足基层艺术人才需求。因此,学院实行“大类招生”,然后再“分流培养”的模式,“学生招进来,前两个学期不分专业,在学习和实践中,观察其真正的兴趣和特长,之后再选定专业进行培养。”

这也成为山青舞蹈学院舞蹈人才培养的特有模式,被誉为“山青模式”,为学生们自由发展、成长成才提供了最大可能。学院在舞台艺术创作、文艺表演等方面的出色成果,验证了这种培养模式的有效性。

王斐介绍,在舞台艺术作品创作方面,创作排演舞剧《风筝》《乳娘》《挑山》和舞蹈诗《沂蒙沂蒙》《逆行》等多部高质量大型舞台剧目。除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外,今年,舞蹈《护“红船”》入选文旅部庆祝*****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百年百项重点扶持作品。

在高水平专业舞蹈赛事中,山青舞蹈学院获得过中国舞蹈“荷花奖”(表演金奖)、全国艺术院校“桃李杯”等大奖,斩获教育部大学生艺术展演舞蹈金奖。

在高层次文艺演出中,山青舞蹈学院师生参演的重大演出、重要文艺活动,都圆满完成参演任务。

学生们在学习和实践中成长。参演《伟大征程》的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大四学生洪雅楠,称参加排演的过程相当于重新学习了一遍党史,“回顾历史,更要着眼未来。我们是成长中的一代、是改革中的一代,更是开创未来的一代。祖国的建设,离不开党的领导,也离不开青年一代的创造和奋斗。”

他们创作的作品也在影响着更多的人成长。看过舞剧《乳娘》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18级学生扈东颖说,“胶东乳娘用乳汁哺育了革命后代,用行动诠释了大爱无疆。对于新时代的我们,不仅要铭记历史,更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精神和传统美德,让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中国第一部民族舞剧篇二


深入中国传统舞蹈的艺术宝库,总结规律、活化传统,这是展现中国舞剧民族文化辨识度的重要途径,也是中国舞剧创新发展的重要源泉

如何兼顾“跳好舞”和“讲好故事”这两方面,是舞剧创作者面对的挑战。为此舞剧创作者博采众长,从主题、叙事、舞台技术等方面拓展中国舞剧艺术的表达空间

近两年,舞剧演出市场呈现蓬勃态势,有的新创作品“一票难求”,经典舞段在社交媒体上刷屏,带动更多观众走进剧场。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舞剧多年来在创作演出上的扎实积累和有效探索。植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聚焦火热的现实生活,用肢体语言和剧情感染观众,舞剧精品力作不断涌现,成为中国舞台艺术一大亮点,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经验值得总结。

活化传统,彰显中国舞剧的民族特色

创造性运用传统舞蹈资源始终贯穿于中国舞剧的发展历程中。中国古典舞讲求“形神劲律”“圆流周转”,这种形体文化蕴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哲学和美学思想;中国民族民间舞则以其丰富性与多样性,为舞蹈形体和编排提供丰厚资源。深入中国传统舞蹈的艺术宝库,总结规律、活化传统,这是展现中国舞剧民族文化辨识度的重要途径,也是中国舞剧创新发展的重要源泉。

舞剧《醒·狮》通过富有岭南特色的民间舞蹈“醒狮”,讲述第一次***战争中广州三元里抗英斗争的故事。剧中多次运用醒狮固有的左右弓步、金鸡独立等步伐,并且将中国古典舞的“形神劲律”融入其中,把“醒狮”舞台化、性格化,从而更好地为塑造人物形象服务。创作者还巧妙地将高台醒狮“采青”的表演,转化为舞蹈纵向空间的调度,丰富两名男主角“抢青”对打时的空间关系,强化岭南醒狮“武舞结合”的风格特点。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渔光曲”舞段,将中国古典舞的身韵融于富有上海弄堂生活气息的动作中;舞剧《敦煌》中“飞天”舞段,则把敦煌舞的典型姿态“三道弯”化于芭蕾的开绷直立。这些舞蹈片段既有中国舞蹈独特韵味,又将民族审美与时代旨趣融于一体,在互联网平台上广泛传播,深受年轻观众喜爱。

中国舞剧不仅吸收和化用戏曲、杂技等传统艺术的身体语言,而且跨越艺术类型,从国画、文物、诗词等其他传统文化艺术中汲取灵感。新中国第一部民族舞剧《宝莲灯》就有意将戏曲身段吸收到舞蹈里,民族特色鲜明。被誉为“中国民族舞剧新的里程碑”的《丝路花雨》,将敦煌壁画中人物的婀娜舞姿、纤巧手势、流盼眼神、典雅风度,在舞台上演绎得淋漓尽致。《铜雀伎》的人物造型取材汉画像石,全剧20多个舞段均是古代文物中舞蹈形象复现,将汉代文化风韵灌注于舞蹈动作中,创造性地展现汉舞的独特魅力。2021年在各地巡演的《只此青绿》,通过展卷、问篆、唱丝、寻石、习笔、淬墨、入画等诸多舞段,表现“身体的诗意”,将名画《千里江山图》的意象万千生动呈现于舞台。


博采众长,拓展舞剧艺术的表达空间

一般认为,舞蹈艺术“长于抒情、拙于叙事”,如何兼顾“跳好舞”和“讲好故事”这两方面,是舞剧创作者面对的挑战。为此舞剧创作者博采众长,从主题、叙事、舞台技术等方面拓展中国舞剧艺术的表达空间。

同一个主题、同一个故事,在不同时代的创作者手中往往刻上不同的时代烙印。通过注入具有时代精神的新内涵,可以让原有的主题与故事焕发新的光彩。譬如在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创作中,有同名动画和电影珠玉在前,如何再出新意?创作者将全剧结构分为上下两堂课。第一堂课是当代小学生在课堂上认识龙梅和玉荣,草原英雄小姐妹身处的历史现实和时代氛围让孩子们感到新奇;第二堂课则是孩子们受草原英雄小姐妹事迹触动、鼓舞后,校园内外发生的深刻变化。舞剧让两代人的心灵在“课堂”中碰撞,一个老故事被激活,奉献精神也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得到更丰富的阐释。

舞剧是形体的艺术,也是叙事的艺术。从20世纪50年代民族舞剧实验性作品《盗仙草》《碧莲池畔》《刘海戏蟾》的尝试,到第一部民族舞剧《宝莲灯》的诞生,再到产生广泛而深远影响的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都借用戏曲、神话、电影、民族歌剧等艺术文本进行改编探索,奠定坚实的叙事基础。80年代,《玉卿嫂》《阿诗玛》等舞剧突破原有的按时间顺序的线性叙事,探索以心理活动为线索的叙事模式。世纪之交,《雷和雨》《梦红楼》等舞剧打破经典文学《雷雨》《红楼梦》的情节推进方式,使熟悉的文本“陌生化”,别有一番意趣。这些创作实践或是借鉴戏剧等舞台叙事,或是借用电影蒙太奇叙事,或是向小说等文学艺术“取经”,从不同方面丰富了中国舞剧的叙事方式。

既吸收借鉴现代艺术形式,又深植传统艺术沃土,是舞剧创作的重要经验。《红色娘子军》在芭蕾基本规范和特质基础上,结合武术、中国舞的动作元素,编排出独具中国韵味的舞段,呈现出中国芭蕾特有的艺术风格,得到国际舞坛的认可和赞誉。《大红灯笼高高挂》吸收京剧水袖等元素,使以“足尖艺术”著称的芭蕾舞上身动作更加丰富细腻,精妙传达人物细微的心理活动。这一舞剧整体呈现的中国审美、中国风格,在国际演出市场颇受欢迎。中国芭蕾舞剧的民族化创作方向,不仅让讲述中国故事有了更广阔的表达空间,也为世界舞剧创作提供有益的中国经验。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艺术与技术碰撞融合,激荡出无限灵感与创意,为中国舞剧带来新的活力。《永不消逝的电波》创造性地将移动条屏景片、光影效果与视频设计相结合,形成舞台空间的分割与重组,从而使同一个舞台上多重空间并行叙事。在同一时空里,既展现主人公传递消息时被特务围追堵截的情景,又交代了敌我双方的状态,更营造紧张的谍战氛围。这样的设计得益于舞美、灯光和视频技术的发展,舞剧叙事节奏加快,内容密度增大,表达层次更加丰富饱满,从而更有代入感、沉浸感,更贴近当代年轻观众的欣赏习惯。当前,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对舞剧创作模式、表演方式以及观演体验产生重大影响。面对这些新技术、新形式以及新的创作模式,创作者需要合理运用,通过吸收、借鉴、消化、创新,释放舞剧新的艺术可能,彰显舞台艺术更多魅力,进一步丰富观众的审美体验。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中国舞剧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从未停止。开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资源,活化中国舞蹈的艺术传统,博采古今中外艺术之长,丰富舞剧艺术的表达空间,中国舞剧必将涌现更多精品佳作,绽放绚丽光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