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一道风景

时间:2021-09-28 22:38:42

  在血染夕阳,轰轰烈烈的大生活中,浓墨重彩的风景线“千朵万朵压枝低”地淹去众生的视野,而小小的我的爱的举动也是云谷深处的一抹“绿水青山”。

  厚厚的日光伴着我睡意浓浓的双眼,紧促的菜刀声百转千回的萦绕在我双耳四周。我悄悄地伏在门后看着妈妈如同往常一样切着菜,她伶俐的刀法挥舞在大大的菜板上,细腻的手指把菜一条条花花绿绿地嵌于如玉壶般静谧的大盘子中,盘沿得缕缕丝花缠的万分锦绣,连绵,如同她平日饭中细腻的爱。

  突然,我一怔,想到平日忙碌的日子里很少这样观察妈妈,她这样的用心,那些食物里似乎有她掌纹淡淡的味道。不知为何我会迈步走向橱柜,好像翻阅着什么?对,我要找的就是这个——一叠围裙。仿佛日历中墨香的数字中的刀光剑影层层叠叠地在上面划了千百度,抚摸着它,仿佛抚摸着我们共度过浅绿如烟的岁月。我悄然地走向妈妈的身后,不知为何想起“人比黄花瘦”这句伤感的诗,但心湖下起绒白的小雪。

  轻轻地,我把围裙绕过妈妈;轻轻地,我打完一个小结;轻轻地,刀的节奏仿佛乱了,但我们的心仿佛打成一个小结。雪越下越大。

  厚厚的日光照在了停止的菜刀上,第二个结我也打完了。妈妈转过头来微笑看着我,这条并不花哨的围裙上载着我对母亲绿色的爱。这一刻的美妙,仿佛佛珠转动接线的命运写下的佛经。雪花纷飞着。

  第三个结我打的格外珍爱,没一个镜头都像慢镜头回放,平日里司空见惯的动作沾满了我的泪珠,抑制不住的情感就像沙漏中碎碎念的沙。心湖的雪停了,湖面是冻结的。

  我默然地离开了,真希望这道属于我的风景能印在记忆日历的每一个角落。雪霁了,冰也碎了,泪也融了。

  有时候,笑着哭最痛。

  我小小的动作让它化作风景线,记录我的成长。

  为妈妈系围裙的我也是风景线,一道名叫爱的风景线。

  初三:张儒豪

标签: